电子新闻网

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人工智能及其机理呢?

  作为中国最大、最具国际影响力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近年来力推人工智能产业,既因应亚太核心城市竞争助推自身转型发展的需要,也是加快建设全球有影响力科创中心的应然之举。今年5月,国家宣布建设上海(浦东新区)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将聚焦人工智能的芯片、算法、开源开放平台等核心技术,引导产学研紧密结合,联合攻关,加快一些关键技术的创新突破,在面向制造、医疗、金融、交通等融合发展的重点领域、重点应用场景等方面促进人工智能新产品新技术的普及应用。结合上交所业已常态化运行的科创板,说明政策制定者不仅希望通过科创板的制度设计与执行为包括人工智能领域在内的高潜力公司提供获更高估值的机会,更希望在上海诞生出“硅谷+华尔街”发生化学反应的技术嫁接资本的新模式。而日前揭牌的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的使命之一,便是打造更具国际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即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主体承载区和开放创新先行试验区,以“科技创新+高端产业”为驱动,形成全链条“智造港”。并在陆家嘴金融要素的有效对接下,锻造上海在21世纪上半叶经济科技全新优势。

  而从全球产业与技术发展趋势来看,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都不想在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推动的新一轮产业发展中失去先导性机会,进而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落下阵来。麦肯锡不久前发布的《人工智能对全球经济影响的模拟计算》报告即预测,未来10年,人工智能技术将使全球经济总产量增加约13万亿美元,并使全球GDP每年增加约1.2%。

  姑且不论麦肯锡的上述预测是保守还是激进,仅就拥有24亿活跃用户的Facebook正在研发的“天秤座”( Libra)数字货币引起的国际冲击来看,这种人工智能时代的“去中心化”乃至另类“中心化”货币,已经引起全球最有权势的央行负责人的高度关注,并积极寻求因应措施。而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加快研发的数字货币以及国家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等创新应用,无疑将加速国内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假如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日前有关用数字货币替代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建议最终成为现实,则全球金融产业发展生态或将因此发生新的更大变化。

  事实上,基于人工智能引发的金融生态变革,已经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支付习惯与场景应用甚至风险管理。未来,数据、科技与金融的深度结合,将使部分既有金融从业者愈发难以适应新的工作要求,机器将部分取代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和经纪业务等涉及计算的工作。而掌握金融科技技术与应用的新一代金融人才将是华尔街、伦敦金融城和上海陆家嘴、北京金融街等核心金融地带的主力军。

  同样,被广泛视为“得其者得天下”的第五代移动通信(5G)技术及其产业,更是当今主要经济体争夺信息技术产业控制权的主战场。谁都知道,5G具有更大的带宽、更快的传输速度、更低的通信延时、更高的可靠性等优势,使万物互联变成可能,顺应了人类追求更便利化生活、学习模式的趋势。事实上,技术发展的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智能设备、智能交通、远程医疗、工业控制等各种应用对移动通信技术的需求清单日渐增多。5G提出了移动宽带增强、海量物联和低时延高可靠三种典型应用场景,其与人工智能相结合,链接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带动诸如远程医疗、远程手术、自动驾驶等技术的大发展,将给人们的生活模式、社会治理和生产组织模式带来前所未有的变革,直击人类千百年来的某些生产与生活痛点,进而掀起全球新一轮的产业发展与整合。而在5G领域落后于中国的美国,目前正在充分调动其在航天、人工智能和毫米波领域的技术优势,准备直接发展天地一体的6G移动通信,以图实现对其他国家的跨代超越。这种被称为太空互联网计划的新一代技术,一旦获得产业化应用,无疑又将重塑全球技术与产业发展版图,整固美国在高科技技术领域的优势地位。

  可以说,这是一个人工智能“霸屏”的时代,任何一个理性和前瞻性的决策者,都不能忽视人工智能技术可能带来的巨大变化。而以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先进制造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和新产业,业已成为影响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变量。

  只是应当看到,在这个无人不谈人工智能的时代,除了真正掌握人工智能技术、熟悉人工智能产业化运作及管理以及相关学习与研究者之外,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人工智能及其机理呢?笔者较为认可一位业者所言,从暗知识的角度观察,算法是人工智能的核心,应用只是依附于算法。因此,在人工智能产业链金字塔结构中,塔尖是算法,其次是芯片,再次是计算机软硬平台,塔底是自动驾驶语音识别等应用。依此梳理当前中国在上述四个环节的技术水平,显然我们并没有多少值得骄傲的资本。

  而在知识供给与相关普及需要一定时间周期的背景下,国内外有关人工智能的认知与发展可谓良莠不齐,国际国内市场上并不鲜见披着人工智能外衣的企业在大行其道。而对数据的狂热乃至低成本获取数据又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良序社会生存与发展的重要根基。Facebook的数据泄露丑闻,足以令人不寒而栗。在此关键时刻,亟需各国政府和主要国际组织展现出高度的责任感。

  必要的隐私保护是人类理性发展的前提,正如有评论指出的,哪怕是作为图灵奖得主的人工智能顶尖工程师,恐怕也不会事先就知道人工智能究竟会给全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显然,问题本身并不在技术本体,而在于由谁来管控、如何管控技术的应用边界。

  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推动,经济与生活的全面数字化将是21世纪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形态的重要特征。支撑人工智能技术与产业发展所需创新生态系统的不断变化发展,是未来孕育更多新的技术与相关产业的必要条件。全球产业在深受人工智能技术影响的同时,也有可能发生不完全以政府规划为指标参照的变化;另一方面,各国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应在顺应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全球产业生态变迁的基础上,引领人工智能产业沿着尊重人类理性与基本伦理的路径发展,进而构建人工智能时代的数据隐私保护与数据资产定价机制,使产业与技术发展最终服务于人类美好生活的愿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