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新闻网

长安汽车为你解读什么叫做技术过剩?

  技术过剩是很多一流汽车企业标榜技术实力的潜台词,要理解何谓技术过剩,首先应该明白何谓技术,今天就让长安汽车为你解读技术与技术过剩到底是何含义。

  布莱恩阿瑟在他那本著名的《技术的本质:技术是什么,它是如何进化的》书中对技术做了一个定义:从概念上来讲,生物学正在变成技术,实际上看,技术也正在变成生物学。它不停的进行着“自我繁殖”,影响着人类社会。技术过剩就是技术更接近生物学或者是生物学更多地体现在技术发展之中,也就阐释了技术不断自我革新与升级的大势。

  纵观汽车行业发展,无论是1948年别克将Dynaflow自动变速器应用到量产车型,还是大众在自然吸气盛行之际推出涡轮增压发动机,抑或是丰田与本田对混动领域的预判性探索,都是技术不断自我革新的经典案例。长安汽车也用事实证明,当前阶段的技术过剩,为未来的品牌发展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助力。

  百年汽车工业发展,可以概括总结为四个阶段:欧洲的机械化(工业1.0时代的手工作坊,欧洲以手工打造的豪华车著称,宾利、劳斯莱斯、法拉利等等)、美国的自动化(工业2.0福特汽车流水生产线)、日本的信息化(工业3.0丰田精益生产模式),第四个阶段就是工业4.0时代智能化,互联网应用技术上中国在某些领域超过美国,在基础技术上华为等企业也取得了让人艳羡的成果,另外还有庞大的市场、人口红利,汽车工业的核心正在向中国转移,这给了中国汽车工业新的窗口期,也给了包括长安汽车在内的国产车企一个新的机会。

  面对机遇,中国汽车企业应该如何实现技术过剩?记者采访到了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院长何举刚,从智能化这个核心切面,以长安汽车为例探讨关于中国汽车的光荣与梦想。

  “对愚钝的机器来说,机器生态将提升他们有限的能力。嵌入在书和椅子里的芯片只具备蚂蚁的智能。这些芯片不是超级电脑;现在也能造出来。但凭借来自分布式的能力,当细如蝼蚁的单元聚集成群且彼此互联时,它们便升格为一种群体智力。量变引起质变。” 凯文凯利《失控》

  汽车工业是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的结晶,涉及力学、化工、材料、能源、内燃机、传动、机械控制、自动化、电子、计算机等等学科,从原材料化石燃料、钢材、橡胶、玻璃到零部件整车制造再到销售、维修、金融,汽车产业链之长,覆盖就业人口之广其他工业无出其右。

  传统汽车企业有四大工艺和一个发动机技术,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院长何举刚认为在智能网联时代,长安汽车应该构建新的4+1,四大能力分别是电子电器架构集成设计能力、软件集成能力、人机交互集成能力、用户入口能力,另外一个是核心数据级算法能力。

  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院长何举刚谈到过去考验汽车厂商的是硬件集成能力,现在摆在汽车企业面前的是如何构建“4+1”的核心技术能力同时与阿里巴巴、百度、华为等互联网及初创公司构建新型合作伙伴关系。

  这很像1.0时代的汽车,内燃机、轮子、玻璃、铝合金的生产技术都有了,但奥托还在思考着把四冲程循环应用到工厂,与叶博戴姆勒产生巨大分歧。汽车这个大宗消费品的出现,将这些零散的工业制造集成整合在了一起,个体不断进化,四冲程到V6、V12、行星齿轮,整体也进化得更加完善。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孟子《公孙丑下》

  何举刚认为:“智能化的初心就是用起来更安全、更便捷、更有情感。换言之智能化就是让包括长安汽车在内的所有汽车的情商更高、头脑更发达。”

  通过4G和5G移动通信技术的应用,完成云端(汽车的大脑)和车端(汽车的小脑)的融合,让汽车更聪明;何举刚举了两个例子,

  一是20%的车辆装感应雨刷,80%的车辆不安装,当一部分车感应到下雨的时候,通过中枢大脑大数据处理,得出某一地区下雨了,那在这部分区域的车辆即使没有安装感应雨刷,大脑也会指挥小脑关闭车窗。

  二是如“两个人约在某个地方见面,通过微信发来一个地址,我要打开手机导航输入这个地点,或者连上蓝牙把地址输入车机导航,这个过程很麻烦。长安汽车未来的智能化要能够实现微信发来地址,车机自动将地址显示在地图上,到了目的地还有三维全景图像显示,标注对方在哪里。”

  长安汽车希望通过与腾讯的深度合作,把社交、导航等等软件深度集成,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真正解决用户的痛点,而不单单是将所有软件大杂烩,从这个意义上讲,长安汽车的技术过剩就是让长安汽车的车型情商更高、更聪明。

  智能化也能加速汽车工业的进步,何举刚谈到:“汽车行业是需要能工巧匠的,但过去这个培养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现在通过软件将经验沉淀下来,通过大数据+算法+知识图谱相结合完成车辆故障的精准预测从而实现精准维修;同时收集路面信息、车辆油耗等大数据,分析之后就能知道在某种路面变速箱在什么档位最省油。

  不同于互联网从头干到尾,一统上下的思路,汽车行业是大协作大分工的开放哲学理念,完成智能化是构建一条新的产业链,将蛋糕做大,对于长安汽车以及每一个参与者都是有利益的,此所谓得道。奔驰、宝马和福特等等车企都将智能化研发中心放在中国,中国汽车工业在智能化上的量变积累会引发最终的质变。

  “这块石板高十一英尺,横切面长五英尺、宽一又四分之一英尺。更仔细地检查这些尺寸之后,发现三者正好是1∶4∶9头三个整数的平方。没有人能就此提出合理的解释,但这恐怕不可能是巧合,因为这个比例已达到可测精准之极限。”阿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

  这部小说成功的预言了阿波罗13号的遇难、旅行者号探测器,同名电影被誉为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这部小说里面描述了一个外星文明,他们在月球上留下了一座黑色的方形石板。

  抵达月球的人类穷尽了地球上最高精度的测量技术,这块石板三边的比例仍然是精确的1:4:9,没有任何误差。在《三体》中抵达地球的水滴探测器由强相互作用力构成,穷尽地球的显微镜技术其表面依然光滑无比。

  克拉克就写道:那个文明是以这种方式,狂妄地显示了自己的力量。精确也是显示力量的方式,而传统汽车工业通过智能化的加持,将更加精确。智能化还有一个底线就是安全,安全可靠是汽车的核心诉求,一切其他前提条件,其中精确是绕不开的命题。

  何举刚介绍到目前3C数码产品做到了4个西格玛,一百万次机会中允许存在6,210失误,而汽车的车规标准很严格目前已经做到6个西格玛,一百万次机会中允许3.4个失误,与手机产品差了三个数量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车机系统落后手机三年的时间。

  目前我们已经能够看到些许曙光,长安汽车的自动泊车技术达到了APA 5.0,在4.0的时代,自动泊车主要识别带参照物的车位,进入5.0时代,系统既可以识别带参照物的车位,也可以识别带车位线的车位,同时实现手机和钥匙的一键遥控泊车,长安汽车目前是中国车企中的第一家。

  据了解长安汽车旗下即将上市的CS75 PLUS若遇紧急情况,可以直接下车离开,车辆进入有清晰车位线的停车区域系统可自动寻找20米以内车位,完成泊车入库。

  何举刚1991年进入长安汽车伊始就专攻电子电控领域,他说想要在工业4.0时代站稳脚跟,在人工智能上拔得头筹,一方面是智能化,另一方面自动化是基础是迈不过的坎。前者我们在某些领域比西方做得好,在自动化领域我们与西方有差距,就看谁做得好做得快。

  对于互联网造车的新势力而言要思考如何把车造好这个从0到1的问题,对于传统车企要思考如何转型,从硬件集成到软硬件集成厂商转变,思考从1到100的问题。

  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来说,前面几次工业变迁对应的是管理方式的变化,从计件的昂贵个性生产到批量廉价的流水线生产,再到精细化的按需生产,每一次改变都是对管理升级的考验,智能化和消费升级的接踵而来,人们希望又便宜又个性化的汽车产品,长安汽车等汽车企业如何实现管理的升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